sea';?>

首页 / 陈霞芬(Sherry Chen)专题

政府捕风捉影之新版 我的故事 —上篇 作者:陈霞芬

By sea •  2016-06-16 15:38:22 •  1503次点击


政府捕风捉影之新版
我的故事 —上篇
陈霞芬

我想给您讲一个故事,这是一个我从来都不曾想到会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但是它确实发生了。这是一个我绝不相信会发生在美国这样一个国家的故事,但是它不仅确实发生了而且还在继续着,还没有结束。

天塌地陷的一天

我叫Sherry Chen(陈霞芬),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美国公民。我在美国国家气象局(NWS)上班,是那里的水文学家,和美国所有努力工作的人一样。然而2014年10月20日,我的生活发生了天塌地陷的变化。

那天是星期一,中午我象往常一样开车去上班。进了大楼,我看见很多人在过道里谈话,感觉和平时不太一样。我一边和大家打着招呼一边往我的座位走去,我的老板走过来说让我先去一下他的办公室。我想他大概是要我在前一天我们刚刚讨论过的“工作表现评定”上签字吧。可是他说:“Sherry,有人想和你谈谈。”我说好啊。突然间,从我老板办公室旁边的会议室里冲出来6个FBI特工。其中之一向我出示了一张大大的逮捕证,另外一个立刻给我铐上了手铐。地区FBI主管是位女士,她搜查了我的衣兜。其他几个分别站在房间各处。他们向我宣读了起诉书,上面有四条指控,还读了米兰达警告(Miranda warning),我记得好象是:“你有权保持沉默,你所说的一切都能够被用来在法庭上作为控告你的证据。”

我完全懵了,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站在那儿,请求他们把起诉书再念一遍。他们就真的又念了一遍。什么?偷窃政府财物?!我还没有醒过神来,他们又对我说要立刻带我到Dayton联邦法院的听证会去。我们从围观的同事中间穿过,走到FBI停在楼前的汽车旁边。在我上车之前,一个FBI把我的双手从铐在身后,改成铐在身前,那时候我看到我的同事们都站在窗前看着我们,看着我这样被带走。我感到莫大的屈辱啊,因为从来都只是在电视上看到罪犯被FBI这样逮捕,但这样的事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仅仅就在一天之前,我老板做我的2014年度“工作表现评定”的时候,他还高度赞扬了我为局里所作的贡献,说我的工作显著提高了我们对河流的预报能力,等等等等。我怎么会在24小时之内就变成了罪犯?我安慰自己肯定是什么地方搞错了,问题很快会得到纠正。

去Dayton联邦法院的路上,我请求一个FBI再一次把起诉书念给我听,而且问他们“偷窃政府财物”究竟是什么意思?是指东西呢,还是信息?他说他不可以和我具体讨论。我仍然处于一种完全不相信的状态,都没有感到很害怕,因为我觉得这都不是真的。可是,当汽车开到法院的侧门,一个FBI把他的徽章亮给门卫看,说道:“我们押来一个罪犯。”那时候,我突然惊醒:“罪犯?!”我几乎喊出来:“你说什么哪?”然而,当我们进入法院大楼,当一扇扇沉重的金属大门在我身后隆隆地关闭,我才意识到发生的这一切确实都是真的。

噩梦成真

就象您在电视上看到过的那样,他们取了我的指纹,采集了我的DNA,手铐之外又加了脚镣。FBI已经查过我的经济状况,他们认为我没有经济能力聘请律师,他们找来的公共律师已经等在这里了。检察官在法庭上又一次宣读了起诉书,而且说最重的判决可能是25年刑期和一百万美元的罚款。是的,这一切都是真的,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指控。

法庭听证会之后,因为我从来没有犯过罪,他们允许我回家。我老公来接我回家,他和我一样彻底懵了。我的心和我的大脑全都木了,我只会重复一句话:“到底发生了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刚到家没几分钟就有人来敲门。我打开门,一个男人站在门口,自我介绍说他是Fox News的记者想要采访我。我说:“我不想说任何事。”,就关上了门。可是,从那时起各个媒体的记者开始络绎不绝地来敲我的家门。我们再也没敢打开房门,而且把窗帘都紧紧拉上,因为好几个电视台的采访车已经停在我家门外开始拍摄了。然后他们就一个接一个地采访我们的邻居。天黑了,可是记者们仍然在外面围着我家房子拍摄。晚间新闻的时候我打开电视,发现所有本地的电视台都在报导我被逮捕的事,报导里说:我的邻居们都非常震惊。我打开电脑,发现网上也已经有这条新闻。我不停地颤抖,完全无法止住,就好象天正在塌下来。

直到午夜之后我才上床睡觉,但是被好几个电话吵醒了。一个电话来自一位退休了的同事,一个来自一位前同事,还有一个来自我最要好的朋友——他们已经都听到了关于我的新闻。最后一个电话来自我远在中国的哥哥,从来都是我打电话给在中国的亲人们,但这是他们第一次从中国给我打电话。哥哥说:除了妈妈以外,全家人都在他旁边,他们也听到了关于我的新闻,感到极度担忧。直到这时我才第一次从麻木的状态中醒来,泪水夺眶而出,我开始无法抑制地大哭起来。我听见从电话里传来哥哥的哭声,我一生之中从来没见哥哥哭过。另外一个我从来没见他哭过,而现在也在痛哭的男人正是我的老公。哥哥对我说:“作为家里唯一的女孩儿,从你小时候起,父母和我们兄弟几个都特别保护你。你一直是个乖孩子,从来不惹任何麻烦。你在北京本来已经有个很好的工作了,可是你偏偏想去美国学习。这些年来你在美国非常努力地工作。你到底做了什么他们要这样惩罚你?”我做了什么?我没有做任何错事啊!!为什么我的国家要这样对待我?我无从知道答案。我爱这个国家,爱我的工作。我还喜欢这里的环境,蓝天白云和璀璨星空,空气总是那么新鲜。为什么现在我觉得一切都变了。为什么天不再蓝了?为什么星星都消失了?为什么我好象无法呼吸了?

我被指控了四条罪状,偷窃数据,有意地越权使用数据库,还有两个错误的陈述——意思是我对调查人员撒了谎。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曾经在中国以非常偶然的原因见了一位以前的同学。

发生这一切的缘由

2012年5月,我象以前一样回北京看望年迈的父母,他们已经90高龄而且身体都不太好。从我来到美国起,就没怎么度假旅游过,因为我总是把自己所有的假期积攒下来,都用于回北京尽可能多地陪伴父母和家人。那次在京期间,我的外甥告诉我他的岳父和当地水利局之间发生了一些纠纷。

我外甥知道我以前的一个同学,是当时中国水利部的副部长矫勇,所以就请求我帮他联系,希望他能帮助解决纠纷。我立刻拒绝了,因为我和这个老同学已经有很多年没见过面了。但是我外甥说这件事长期得不到解决,导致他岳父积郁成疾,病得很重。在外甥的反复请求下,我最终心软答应了。矫的秘书安排了一次15分钟的见面。多年不见,他见到我也有点惊讶。我们谈了我外甥岳父的事,之后又随便聊了聊各自的工作。当得知我和他一样,还是在水利领域工作,因为矫勇正负责对水资源的管理和大坝维修资金的预算分配他就问这方面美国是如何弄的。这纯粹就是一般的的聊天。我当时对这方面也并不了解,但我的工作职责之一是回复公众的询问,所以我表示以后会了解一下。

回到美国后,我在公开的网站上进行了查找,并询问了我在气象局的老板是否知道在哪里能找到可以提供给公众的公开资料。我老板让我向Deborah Lee咨询。于是我就打电话给她,开门见山地讲了我回国探亲期间见到以前的同学,以及这个同学提出了什么问题。她让我去看USACE的网站,还说如果我的老同学有更多问题的话,可以直接给她打电话。我完全是按照Deborah Lee所说去做的。我把她办公室总机的电话号码和几个向公众开放的政府网站地址一起发给了我的老同学。我万万想不到:刚刚挂断和我的通话,Deborah Lee就向USACE的安全部门举报了我。在那封举报的电子邮件开头,她写道:“她是中国公民”,我怀疑她正在为了外国利益而搜集信息。她错了。我是美国公民而不是中国公民。她产生对我的举报仅仅因为我来自中国,我是华裔美国人。 但是她为什么会如此这般把我推进这样的折磨和噩梦呢?这仅仅是一种个人的偏见还是别有用心的恶意呢?

(请读下篇)



更多资料可参看我的网站:http://www.sherrychendefensefund.com/
1

 

0 回复 | 直到2017-03-23 14:59添加回复

回复

登录发表 or 还没有账号?去注册

美国华人

现在注册 已注册请 登入
陈霞芬(Sherry Chen)专题

帮助陈霞芬(SherryChen)、维护华人尊严、伸张公平正义

此节点 新建话题 上一贴 下一贴

关注【美国华人】

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及时得到美国华人社区的最新消息。

搜索微信号:chinese-americans,或扫一扫以下二维码,或在微信里长按下面二维码,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再加关注。
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美国华人】改版前存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