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

首页 / 陈霞芬(Sherry Chen)专题

陈霞芬 - CBS 60分钟访谈背后的故事

By sea •  2016-06-10 12:24:35 •  1227次点击


作者:陈霞芬

我与“CBS 60分钟”的面谈

诸位可能已经在2016 年5月15日“CBS 60分钟”这个节目上看到了我的故事。

http://www.cbsnews.com/news/collateral-damage-60-minutes-bill-whitaker/

您可知这样的节目是如何在“CBS 60分钟”制作出来的?我就来和你分享我的经验。

在节目于电视播出前,我与制片人,Michael and Marc,会面了四次, 与主持人Bill Whitaker,会面了两次, 会面分别在我律师于华盛顿特区的办公室, 在加州Palo Alto由C-100 百人会和APAPA召开的论坛, 在CBS于纽约的制作室, 和我在俄亥俄的家中。鉴于时间限制, 我只讲我去”CBS 60分钟“纽约制作室作正式访谈的经过。

首先要说的是,”CBS 60 minutes ”的团队很专业,在从头到尾的整个过程中,我的感觉都很棒。我的律师也是第一次到”CBS 60 minutes ”去录节目,他也感觉很好。

因为主持人的行程,突发新闻等,的确搞了好几轮才把正式面谈的日期定下来,是2016年2月29日。在这天的前几天,他们为我订好了机票。不便宜,790美刀。我是面谈那天前的傍晚到的纽约。我都不知道我会住哪里。到达LaGuardia机场,已经有人在等我,举着个亮着我名字的iPad,是“CBS 60分钟”的合同工。他带我直接去了宾馆,挺精致的,离那个制作室不远。吃了个快餐,看了邮件和短信,我打算早点歇息,以免第二天耽误了事。不知是空调的噪音,还是因着第二天面谈的担心,在凌晨四点时,竟然醒了,再也睡不着。因为没有告诉我他们会问我些什么,我也没法准备什么。然而,想起我的案子,想起我所经历过的事情,我禁不住悲从中来,泪流满面。我爬起来,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眼睛肿着;头也好疼。这样不行,我告诉自己,还有事情要做呐。

10点过后一点点,我到了工作室。Michael在制作室外面等我。我的律师已经在了。他说他其实应该在前一天晚上就从华盛顿赶过来的,那样的话,睡得会比较好。他凌晨1点半就醒了,紧张闹的。他说,“这是CBS 60分钟哎,可不是开玩笑的。我当然紧张啊”。

摄影棚很大,窗户也很大。有一张桌上摆满了食物。有七八个工作人员已经到了,他们都跟我打招呼并做了自我介绍,非常有趣的一群人。最后到的是主持人Bill Whittaker。他径直走到我面前,做了自我介绍。他好和善,谦逊,令人尊敬。我和我的律师都很喜欢他。两位制作人都很年轻,专业,而且高效。所有的工作人员都给我一见如故的感觉。灯光师和摄影师一边迅速的准备仪器一边说笑,整个团队就好像一个大家庭,真的很特别。

访谈开始前60分钟的工作人员给所有上电视的人都化了妆,其中一个原因是不化妆的话脸在镜头里会看起来太油亮。我告诉化妆师不要在我眼睛旁边涂太多东西,因为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控制不住情绪。她照做了。她也非常友善。我,比尔还有我的律师都是她给化的妆。麦克走进化妆间,告诉我们可以开始录制了。比尔和我面对面坐着,灯光从四面八方打过来。我很惊讶的发现这些光很柔和,不像我参加其他那些访谈的时候一样不舒服。当然,这是CBS60分钟呀!离我们不远摆了一张桌子,上面摆了一些笔记本电脑。制作人和我的律师可以通过电脑屏幕看到比尔和我的表现,好让制作人决定什么时候要叫停,什么时候继续。

Bill在采访方面很了不起,他可以让你在面试正式开始前放轻松下来。我们一坐下,他就轻声告诉我说:“我在1989年6月4日飞到北京,飞机着陆前我可以看到天空中的浓烟。”他知道我是从北京来的,他说北京现在就像曼哈顿,和他当年在那里时已经非常不一样了。我开始和他进入交谈,并很快过渡到正式话题。我一点也不紧张。我对于他真的是一大乐趣。 他真是我的偶像。

采访中断了几次,好让化妆师给我们补妆,因为我们的脸上因为出汗和情绪波动等原因而显变得油亮,采访因此停止了好几次,以便让化妆师为我们补妆。然后制片方需要几个比尔和我在工作室摄影棚外面的街道上步行的片段。我们从坐同一个部电梯下去。其中一个摄像师告诉我们,他已经在CBS工作了25年,他曾经在三个星期内与两任美国总统一起合作采访。拍摄中有辆大卡车闯入鏡头经过,比尔和我不得不为此在街上走上两次在街上又走了一遍。Bill问了一些很随意的问题。我都忘了是些什么问题,只记得我们一路上谈个不停。我甚至忘记了摄像师正在一定距离外的地方不远处拍摄。

回到工作室摄影棚后,在没有摄像的情形下,拍摄结束了,我们继续谈论了一会儿我的案子,并与他们一起拍了一些照片。然后是采访我的律师的时间,而我则要去机场了。每个人都向我表示感谢。实习生把我送到一辆出租车前,告诉我说我做得很好,我把一个悲伤的故事用一个优雅的方式讲述了出来。

顺便提一下,纽约之行的几个星期前,我曾想安排和梁彼得妈妈在纽约见上一面。我试图联系上一个和他的妈妈几乎每天都接触的人。我想看看她的理由是陪审团对梁彼得的裁决刚刚出来,我听说他的妈妈很为她的儿子担心和感到沮丧。我想跟他妈妈谈谈我是如何渡过我生活中生命中最困难的时段,想与她分享我的经验并安慰她。但很不巧,她有一个下午7点的筹款活动且很忙,而我的航班时间为是下午4点半,所以那天就没能见成面。

我带着在CBS 60 minutes的所有精彩记忆飞回了俄亥俄州。

 

0 回复 | 直到2017-02-26 15:39添加回复

回复

登录发表 or 还没有账号?去注册

美国华人

现在注册 已注册请 登入
陈霞芬(Sherry Chen)专题

帮助陈霞芬(SherryChen)、维护华人尊严、伸张公平正义

此节点 新建话题 上一贴 下一贴

关注【美国华人】

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及时得到美国华人社区的最新消息。

搜索微信号:chinese-americans,或扫一扫以下二维码,或在微信里长按下面二维码,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再加关注。
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美国华人】改版前存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