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l';?>

首页 / 梁警官(Peter Liang)专题

种族歧视还是政治牺牲品?梁警官(Peter Liang)案件空前分析报告

By gtl •  2016-02-13 16:53:29 •  3272次点击
2016年2月11日纽约布鲁克林法院陪审团判定Peter Liang梁警官Second-Degree Manslaughter有罪,梁警官面临最高可能15年刑期。华人社区群情激愤。2015年2月21日王彦邦(Albert Wang)医生在“美国华人”发表过一篇详尽的梁警官案件分析报告,其中关于法官审判和陪审团审判的比较,准确地预测到今天这样悲剧结果的可能性。让我们重温一下这篇文章,对我们理解案件的始末并讨论下一步可能的行动有所帮助。

===========================

作者: 王彦邦(Albert Wang)
2015年2月21日

案情(如我们今天所知道的):



梁彼得(Peter Liang),一位纽约新手警察和另一位新手警察Landau,在纽约布鲁克林一个治安很差的公寓大楼里面执行巡逻任务。他手里拿着枪同时去打开8楼楼梯间的门,显然枪的保险处于打开状态而且他把手指放在扳机上,此时他的枪走火,子弹进入楼梯间,在墙壁反弹后击中在下一层的7楼楼梯间的非洲裔Akai Gurley的胸部。Gurley往下跑了两层,在5楼倒下后死亡。

布鲁克林地方检察官Kenneth Thompson召集了大陪审团听取案件的证词。梁警官没有作证,他的伙伴Landau警官提供了证词。大陪审团决定起诉梁警官6项控罪:“二级过失杀人罪”、“犯罪过失杀人”、“二级攻击”所有的重罪;和“鲁莽危害”的轻罪罪名和“官员渎职”两项罪名。Thompson先生给予Landau警官不起诉的豁免以换取他的证词。

梁警官对于指控不认罪,他在没有取保的情况下候审释放。他的辩护律师是Worth先生,一位多次代表警察辩护的有经验的律师。Worth先生显然受雇于警察工会并由工会支付费用。

背景:

最近有两起警察在执勤的时候打死非洲裔的案件:在Ferguson, Missouri的Michael Brown案件和在Staten Island, New York的Eric Garner案件。两起案件检察官都没有起诉警察。Brown案件曾经引起全国范围的抗议和骚乱。

纽约市长De Blasio在上任后和纽约警察局(NYPD)的关系紧张。布鲁克林地方检察官Kenneth Thompson在2013年11月击败在任超过23年的当时现任地方检察官Charles Hynes。从就任开始他接手了几起纽约警察局的警察行为不当案件。一起是警察索取金钱和性贿赂以帮助一位女性申请者进入警察队伍;另外调查一起警察栽赃枪支于疑犯的案件;还有一件起诉警察重击疑犯的头部的案件。

不到一个月前、在Eric Garner案件之后、纽约州州长Andrew Cuomo呼吁有关平民被警察杀死而不获起诉的案件大陪审团要公开相关信息。

纽约市议员陈倩文(Margaret Chin),一位9岁从香港来的移民,她积极推动起诉梁警官。陈议员代表的区域是下曼哈顿,包括中国城。她一向批评警察的越轨行为。她是两位华裔纽约市议员中的一位。至今还没有其他纽约的华裔民选官员发表强烈的发言,如国会议员孟昭文(Grace Meng)和前审计官John Liu。

当前声援梁警官的努力:

- 白宫请愿书要求地方检察官Thompson撤销对梁警官的起诉。截至2月25日已经达到122,543个签名,超过了10万的门槛。
- 一些筹集资金的努力以支持梁警官。我不清楚谁或哪个组织在领导筹集资金,也不清楚此举意味着何种支持。
- 呼吁将法庭之友简报送到审判法庭。
- 许多人认为该起诉是种族原因。
- 许多人主张撤销所有针对梁警官的控罪。
- 微信群里许多讨论包括:抗议游行、联络媒体和公关公司以求帮助。
- 中文媒体有大量报道。

我的分析: 不幸的遭遇

梁警官的不幸是:一个新手警察、被派到治安极差的大楼、在因为电灯长年失修而到了一个黑暗的楼梯间,我的感觉是他因为紧张而意外开了枪。当时他以及他的伙伴没有面临危险,所以他开枪没有理由,因为只有在危险的情况下拔枪是正常的。另外、此时把手指放在扳机上违反了警察安全条例。

没有人因为他有任何意图伤害任何人而提出控罪。梁警官在他自己的陈述里说他开枪是一个事故。Gurley先生被杀没有任何理由,因此对梁警官提出“过失杀人罪”的指控,并让法庭审理全部证据并定罪或不定罪是合理的。关于“二级过失杀人罪”要求有“故意忽视对他人的危险”的要素。因为梁警官并不知道楼梯间有人,这项指控似乎超出了已知的证据,尽管对此有不同的法律见解。

另外有媒体报道的(未经我证实或来自地方检察官和大陪审团的信息证实)“警察当时没有叫救护车”一事,很有可能是当时梁警官和Landau警官不知道有人在楼梯间并被子弹击中。

当一个被告做出针对另一个被告的证词以换取免于起诉的话,总会给人带来疑问,因为他要满足检察官的要求。在此案里,Landau警官就是一个对梁警官起诉和将来定罪与否的关键证人。

由于在Brown和Garner案件之后来自非洲裔社区的巨大政治压力和愤怒,几乎可以肯定在这个案子里会有起诉。政治人物也惧怕媒体和有可能的骚乱。所以简单的办法就是起诉和撇清。另外、检察官Thompson也有对抗警察的历史,这次是一个他显示强硬的机会。

大陪审团也是由检察官控制,在纽约州几乎是秘密进行作业。检察官挑选大陪审图成员、制定计划和时间表,决定谁作证和提出什么证据。Thompson想要一个很快的起诉,他做成了。Staten Island和Ferguson的检察官不想起诉,他们也做到了。但是等到了法庭,司法程序将会变得平衡。

是否有种族因素在本案里面是个争议性的问题。我感觉这是一个因素但不是决定因素。主要因素是现在的政治环境(如上所述)。梁警官正好是华裔而且华裔在政治上比较弱势,就“被起诉”就变得更容易些。

至于市议员陈倩文女士,她长期以来批评警察暴力,所以我不认为她赞成起诉有错。这是她长期以来的信念,即使我个人认为她应该保持安静。我们可以因为她的价值观和我们不一样而不选她,但“称她为叛徒”我认为是不公正的。她坚持她自己长期的观点,这点我尊敬她。

关于其他类似案件没有被起诉的争论,我认为在公众争论的范畴是合理的,但在法庭是无关的。就像你和法官说:“我是超速驾驶了,但路上别人比我开得还快为什么他们没得到罚单”。

一个可能的更好的方案是梁警官要求“法官审判”而不是“陪审团审判”,因为现在的氛围中恐怕难以找到没有偏见的陪审员。

法官审判和陪审团审判各自有其特性。陪审员都是普通人,一般来讲他们的法律知识和社会背景会少一些,他们比较容易被煽动性语言所影响。一般来讲、如果证据显示有罪而你想脱罪的话,你大概希望是陪审团审判,以期望你的辩护律师的出色表现来取胜,像OJ Simpson的案子就是成功脱罪了。在本案中,如果采取陪审团审判对梁警官有利的地方是:如果有各种不同版本的证据,一般陪审团倾向于采信于警察一方。不幸的是,在本案中,针对梁警官的目击证人也是警察,所以这个有利之处不存在。现在总的情绪是强烈不满警察杀黑人,特别是布鲁克林这样的地区,陪审员也都来自那里。

法官审判的好处是:法官一般是有法律专长,有丰富的背景知识和过去类似性质的案例知识。我认为如果法官做决定,梁警官很有可能被定较少的罪名。像这样的案子,法官也很有可能努力推动和梁警官的认罪辩诉协议。如果这样,对梁警官是有利的。

如果最后是陪审团审判,我认为梁警官的律师应该要求更改审判地点到布鲁克林以外的地区审判,并使得审判延期,这样可以减少外界情绪的影响。世事难预料,就像上个月有警察被杀事件,会造成陪审图又掉头同情警察一方。

可能的行动:

白宫请愿只是一个诉求表达而已,是个好主意但对此案结果没有本质的影响。白宫不能干预刑事案件。白宫最多只会发表一个类似“我们感谢大家的关心,我们希望司法获胜”的声明。

因为政治因素掺杂在此案里面,政治压力会有帮助。下面几个方面也许有帮助:

- 媒体掌握着钥匙。现在我们的大部分的努力花在中文媒体。这只是有利于扩散消息。但没有其他效果。所以应该伸展到主流媒体,让我们的声音被听到。

- 对媒体的声音应该保持一贯性。在这个案件,一个专业的公关公司会有帮助。

- 因为律师由警察工会雇佣和支付,筹款应该用于其它方面,如雇佣公关公司、支付在主要报纸上的广告等等。也许梁警官需要雇佣自己的律师参与辩护律师团以保护自己的利益。

- 和非洲裔组织的沟通。希望通过沟通取得互信,避免和非洲裔社区的误会和直接冲突。

- 因为地方政治人物是由他们的选民选出,那些居住在纽约的市民应该发出大声,他们应该是声援梁警官的发言人。在当地,一些有信誉的组织可以作为沟通的桥梁,因为他们可以直接和可信任的政治人物沟通。

- 我们应该联络那些可能支持同情我们的团体,如政治组织、亚裔/华裔美国人权组织、支持警察的组织、社交媒体圈等等,以组织一个联盟来要求他们发声。对我来讲,这仍是一件悲哀的事情因为我们美国华人在政治上还很弱小而且需要帮助。

- 要求我们的政治领袖,特别是在纽约布鲁克林的出来发表声明支持。他们可能不会接受极端的要求,如撤回诉讼,因为他们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他们不会透支他们的政治资本而无法得到回报。我们要明白我们需要和这些政治人物一起工作和不是攻击他们只是因为他们给我们的答复不够积极。

- 参与整个审判,给家属提供精神上的支持。

- 提交法庭之友书简以支持梁警官。这个需要法律专长以被法庭接受。基本上如果是有信誉的组织、法学学者或社区领袖起草,一般会被接受。

- 如果我们的意见无法表达,我们可以打算公众抗议的方式表达。

结论:

这是一个悲哀的事件发生在一个错误的时间点上。

不幸的事故造成一个年轻生命的逝去、正好发生在近来没有被起诉的两个类似的案子之后、在非洲裔社区的怒火爆发的前夕、一个年轻和满怀雄心的地方检察官、一个年轻的菜鸟警察、一个同样菜鸟的伙伴警察背叛“警察的保持沉默的惯例”以保护自己、还有这两个没有经验的菜鸟警察被置于一个任何人都会恐惧的境地,所有这些不幸汇合在一起使得这次对梁警官的起诉不可避免。

现在最能帮助梁警官的事情就是做好辩护。要赢这场官司这需要大量的努力、资源、专长、精力和全盘的协调。

============================

作者简介: 王彦邦博士(Dr. Albert Wang)是Asian Pacific Islander American Public Affairs Association (APAPA)旧金山湾区主席,长年致力于保护和争取美国亚裔的正当权益。

原文是英文,写成于2015年2月21日。中文翻译版由网友GTL译于2015年2月26日,内容如有不同,以以下英文原文为准:
http://chineseamerican.org/topic/show/128

梁警官  Peter Liang 

 

0 回复 | 直到2017-05-29 20:38添加回复

回复

登录发表 or 还没有账号?去注册

美国华人

现在注册 已注册请 登入
梁警官(Peter Liang)专题

声援梁警官、华人团结一心、马上行动

此节点 新建话题 上一贴 下一贴

关注【美国华人】

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及时得到美国华人社区的最新消息。

搜索微信号:chinese-americans,或扫一扫以下二维码,或在微信里长按下面二维码,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再加关注。
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美国华人】改版前存档文章